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> 企业文化

字号:   

记忆端午

浏览次数: 日期:2018-06-16
  一年一度的端午节又到了,街上飘起阵阵的粽香……
  如今的我对过节的兴趣已经越来越淡。春节,只是比平时在冰箱里多存放些食材,坚持几天不去菜市场而已。中秋,买来月饼也不吃,做做样子罢了。可是今年有些不同了,这是毕业后的第一个端午节,也是第一个没有在家过的端午节。记得学生时代学过的汪曾祺先生《端午的鸭蛋》一文,平淡幽默的语言,侃侃而谈中流露出对故乡和儿时生活的眷恋,这种情愫抓紧了我,让我深深的陷进了对家的怀恋之中。
  我的家在滕州,端午节包粽子是有很多讲究的,粽叶有要求,新鲜的芦苇叶,碧绿碧绿的,散发着淡淡的清香。端午节的前一天下午一切原料准备到位,洁白的糯米浸泡在清水里,饱满的蜜枣、花生仁、葡萄干都早已泡好,勤劳的女主人用灵巧的双手左折右叠,再用丝线层层缠绕,一个个精致的粽子便诞生了。
  煮粽子不能心急,必须小火慢煮,老人们爱用火炉,前一天晚上把粽子放在炉子上,能焖整整一个晚上。第二天孩子们一起床,揭开锅,就是热腾腾的粽子,屋子里、院子里顿时都弥漫着粽子的香气。
  除了吃粽子,还要吃煮熟的大蒜、鸡蛋,这几种食物放在一起,即使不吃只看就是一种享受了,扁圆的白玉般的大蒜、肉红色椭圆的鸡蛋、碧绿的不规则形状的粽子,从颜色的搭配到形状的组合,都煞是好看。
  熏艾蒿。我们这里离山远,艾蒿都是从集市上买的,在端午节这天挂在门楣上,过几天干透了,取一两支在屋子里点燃熏一下,有人说是熏蚊子的,我想可能还有更多的东西,比如蜈蚣、蝎子什么的,大概类似其他地方的熏五毒吧。
  戴香包。鲜艳的布料做成各种形状的饰物,里面放上香料,就成了孩子们心爱的饰物,挂在脖子上不时的嗅一下,防病除灾。
  最让我记忆犹新的,却是黎明时分去田野里拔“圣草”了。关于“圣草”,长辈告诉我,月宫里的嫦娥,年年不停地捣药,这些药是要在端午节前夜,洒在各种草木上、河水里。在端午这天太阳没出来之前,这些药还停留在草上,如果这时拔回来,熬制成水,用这水来沐浴,可以治百病。小孩子当然非常相信,天刚蒙蒙亮,我们就呼朋引伴的出发,向着蒙着神秘面纱的田野进发,我们要替全家人完成一件神圣而光荣的使命。
  农历五月的黎明是美好的,空气凉凉的,清爽滋润,周围都静悄悄的,你无意的抬眼,也许就逢上邻家来挖“圣草”的孩子,相视一笑,多少欢悦在其中。
  早晨的田野在这一天提前被惊醒,那茁壮的青草上,露珠还在滚动,我们需要的草是有讲究的,如车前草、节节草等,一定要在太阳出来之前采回家,这样那些神秘的药才会有效。
  回到家中,抬头看看天空,有一股战胜了太阳般的自豪在心中涌动。
  又到端午,如今的我们谁还会去田野挖“圣草”?给孩子洗澡,有沐浴露了,粽子也懒得包了,吃不了几个,干嘛那么费劲,买几个就好了。可是,在种种过程里藏着的乐趣也随之悄然而逝,再也没了过节的期待与乐趣,仅剩下不尽的怀念。
(石化质检部 马 茹)

所属类别: 员工天地